记忆深处的那一抹美 六2班 陈卓灵

    记忆深处的那一抹美 
——记一次特别的年夜饭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去年除夕,我们家吃了一顿特别的年夜饭,让我仍记忆犹新。也因为这顿不平常的年夜饭,让我更敬爱我的爸爸,更理解了他办公室中挂的四个大字——“杏林春暖”。
我爸爸是一名普通的外科医生,在诸暨市中心医院上班,平时工作挺忙的。因而,他也特别珍惜与家人一起团聚的日子,尤其是像过年这样的传统佳节。
记得除夕那天,爸爸早早地把爷爷奶奶接到家,说要陪两老好好吃顿年夜饭。为了这顿饭,妈妈一早就在厨房里张罗了。大概下午三点多钟,厨房飘出香味,热气腾腾的美味已一盘盘送上餐桌,我们一家期待已久的年夜饭就要开始了!
    正在这时,爸爸的手机响了,我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只几秒钟,爸爸已接完电话,他神情严肃,一脸焦急地对餐桌边的爷爷奶奶说:“爸妈,我现在要立即去医院抢救一个病人,你们先吃吧!”说完,便拿上钥匙急匆匆出门了。
    看着爸爸匆匆忙忙的背影,我欲言又止,只好在心头嘟囔着:“哎,不一起吃年夜饭了吗,爷爷奶奶可是难得在一起聚餐的,爸的眼里就只有病人……”我一屁股坐在餐桌上,有些失落。爷爷摸摸我的头,意味深长地说:“宝贝,救死扶伤是你爸作为医生的职责,你长大后会明白的!”妈妈也安慰我:“别难过了,这是你爸爸的工作。我们可以等爸爸回来一起再吃团圆饭啊!”我心想:谁让我爸是个工作狂,就只好等呗。可是,等待的时间总是特别漫长,看着餐桌上的饭菜一点点消失了热气,妈妈不时地看看手表……
     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终于,妈妈的手机响了,是爸爸打来的。我一阵激动,爸爸一定是处理好工作要回来了!然而,妈妈接完电话却说:“你爸爸不回家吃饭了,他说这急救病人刚做好手术,暂时还没有度过危险期,他不能离开。”爷爷奶奶看着妈妈手中的电话,妈妈看着我,又看看桌上已经没有热气的菜,说:“我把菜在微波炉里热一下,我们先吃吧!”
    于是,一桌子的菜搬进厨房,又搬了出来,此刻,虽然桌上摆着许多我平时爱吃的美味,可我却没有了胃口和兴致。我不由感叹:“爸爸总是那么认真敬业,一工作起来就没完没了,连除夕也不重要了……”。我的脑海中不停想象着爸爸此刻的样子:他或许在气喘吁吁地跑前忙后,或许又全神贯注地盯着仪器……爸爸的身影在我眼前越来越高大,越来越高大!
    除夕之夜,家家户户团聚欢庆,而我的爸爸,为了病人一晚上都在医院奋战。这一顿特别的年夜饭,也已成为我记忆深处的一抹美!

 点评:
   “好文章需要有真情。”小作者记叙了爸爸在除夕夜放弃一家团圆的欢乐,奔赴工作岗位挽救生命的事。文章紧紧抓住小作者心理活动的变化,对一心扑在事业上的爸爸产生深深的敬意。读罢此文,由衷感叹作者选材切入口小,角度独到,紧紧抓住一件日常生活的事例,让我们感受到一个普通家庭的对社会的责任与关爱,这不正是我们诸暨“好家风”的体现吗?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作者:六2班    陈卓灵